基础用药在临床医学上的意义重大

 

.
基础用药在临床医学上的意义重大
黑龙江省五常市中医院 刘国珍 孙秀艳
.

    人体的抵抗力,属祖国医学的“正气”范畴,祖国医学认为“正气”是代表着人的生命力。它包括着一切维持生命和健康的生理活动力,比如正常的呼吸、血液循环、消化水谷、传输精气、抵御外邪(包括病菌及病毒等的侵袭),因此说人的“正气”对人的生命维持是极其重要的。

    正气虚,也就是人体的抵抗能力低下,人就容易感染各种疾病,祖国医学早有论述,中医《内经》中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以及“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祖国医学认为,人体内脏功能正常,正气强盛,气血充盈,卫外的功能坚固,邪气也就无法侵入,疾病也就不会发生了。

    基础药恰恰是补气养血,扶正,增强人体抵抗力的药物,不但能治疗疾病,而且也是一种防病强身的有效药物,下面本人就基础药在临床治疗几种疾病的疗效,谈一下自己的体会:

.

    一、消化道溃疡方面

.

    在药物治疗胃溃疡及十二指肠溃疡疾病方面,过去曾应用抗酸药,抗胆碱药来中和胃酸以改变胃部的局部环境以希望达到治疗目的,但却是治标不治本,达不到完全治愈的目的。中医根据病症分型多为健胃益脾,疏肝理气,消炎,或活血化瘀等方面治疗,在临床治疗实践中,往往容易出现药物的依赖性和疾病的反复性。从发现“邪”后(病菌Hp),在治疗消化系统炎症、溃疡方面,虽然临床重视抗菌消炎药物,应用抗菌药也能对Hp有相对抑制杀死作用,但临床治疗往往达不到预期效果,同时治疗复发率高。总的看来现在还没有一种理想的药物,已有药物大都有一定的副作用,而且Hp的耐药性趋势亦增长。

    本人通过半年近百例的临床应用,发现基础药配克拉霉素、中药“陇马陆胃药片”,在治疗消化系统炎症及溃疡方面,疗效好,见效快,有的患者只用基础药3盒,6天时间临床症状上就有了很大改善,有的患者胃脘疼痛,不能进食,重时不能上班工作,通过用药后疼痛缓解,能进食,也能上班工作。疗效之好是我没有想到的,现已证实基础药是通过中枢神经、自主神经以及内分泌的调节,达到调节酸碱平衡。

    病例一:尹某,女,51岁,住黑龙江省五常市背阴河镇,已患胃病十余年,时好时坏,最近半个月来病情加重,上腹部胀痛不适,有时疼痛难忍,胃区有烧灼感,泛酸不能进食,过去犯胃病一直用胃必治、西咪替丁,并服过奥美拉唑等药,用药有时缓解,但经常复发,这次由于生气后胃病复发,经用药不见效,来我院诊治,经电子胃镜检查,确诊为慢性萎缩性胃炎伴糜烂,十二指肠球部溃疡,“Hp”检查阳性,考虑她过去的用药情况,改用基础药每次40ml,克拉霉素每次500mg,陇马陆胃药片每次4片,每日3次,口服,经服用6天后,患者症状明显好转,疼痛缓解,不恶心,已能进食,该患者继续服药6天,第三次复诊时患者主诉胃病症状全部消失。

    病例二:洪某,男,34岁,家住黑龙江省五常市,患病六年余,这次来院主诉胃脘疼,不能进食,嗳气,泛酸,经电子胃镜检查,诊断为萎缩性胃炎伴糜烂,出血斑,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在当地诊所曾用胃必治,陇马陆胃药片,口服,静脉点滴抗生素治疗,症状稍有缓解,根据患者情况,给予基础药40ml,克拉霉素500mg,丽珠得乐2包,西咪替丁0.4g,连服4天后,患者胃病症状已有缓解,已能进食,继续治疗,胃病症状基本痊愈,患者已能正常劳动,至今未再复发。

.

   二、 呼吸系统方面

.

    慢性气管炎、肺气肿患者的治疗一般是抗菌消炎,止咳对症治疗。通过临床几十例实践治疗,在抗菌消炎药的基础上加入基础药配合治疗,抗炎、缓解咳嗽、气短,痰多等症状上,大多数患者的效果都比较好,尤其是对年老、体弱(中医谓“正气”虚的病人)效果就更为显著。

    病例介绍:患者,孙某,女71岁,家住黑龙江省五常市,该病人患二十多年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肺心病,并有时伴有哮喘,多年来,经常点滴先锋等消炎药,口服复方茶硫片等药维持治疗。这次感冒后,病情加重,二十多天应用以上药物,并服中药汤药仍不缓解,来院经胸部X片,心电图诊断为慢支、肺气肿、肺心病,左肺炎症。根据病人岁数大,病程时间长,身体一直虚弱,正气虚等原因,治疗上应扶正祛邪。嘱在继续用抗菌消炎、止咳息喘药的基础上,再加入基础药,每次40ml,饭前服,每日3次。经用3盒,6天的时间后,奇迹出现了,该患者的症状明显改善,黄痰没有了,痰也少了,咳嗽、哮喘都减轻了,胸闷,气短等症也好多了。患者及家属都非常高兴,又继续服用基础药10盒,现在身上有劲了,能自己走路,并且十几年的便秘症状也好了。

    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因长期咳嗽肺气已伤,邪气隐匿于肺络,肺失宣降,导致了以咳嗽为主,或以痰盛为重,或以喘息突出,心悸短气,由于肺气阻滞,肺络必瘀,同时因长期咳嗽,肺气损伤,继发中气不足,心失所养,故心悸不宁。基础药为滋补强壮的珍品,治胸中结,咳逆上气,利水道,补五脏,能促进肺的通气功能得到更好改善,因此在治疗中加入基础药能达到通痹,畅达气机,标本兼治,所以临床上才会取得较好效果。

.

   三、“自汗症”患者的临床治疗

.

    自汗症,临床并不多见,轻者患者多不以为然,不在乎。患者因只是头部微汗,无周身或其他症状,因此不加以治疗,重者全身出汗,动则尤甚,严重者大汗淋漓,如大汗久之不止,易导致“大汗亡阳”(虚脱)可能出现危症。

    祖国医学认为:“自汗症”是属于阳气虚,(正气不足)所致,所谓“阳虚者自汗,阴虚者盗汗”,自汗症大多由于气虚不能固表,卫外的功能失调所致。按现代医学也就是属于人体的抵抗能力低下。

    病例举例:曲某,女,68岁,家住黑龙江省五常市,患者身体虚弱,患腰间盘突出症、肺气肿已十余年,最近一个月来突然患自汗症,在家坐着就出汗,动则更甚,头及周身都出汗,严重时伴有心慌,气短,夜间经常失眠。曾在其他医院查心电图,胸透,除轻度肺气肿外其余未著变。曾口服维生素C丸,及维生素B1丸,中药补中益气丸,柏子养心丸等皆不显效。2003年7月8日来院求治,查该患者当时面色无华,贫血外现,精神疲倦,不思饮食,四肢乏力,气短,懒言,舌质淡,苔薄润,脉缓弱。中医角度看是一派气虚之象。应适用于中药补中益气汤治疗。但是患者多年来一直不能服汤药,服中药汤药即吐,补中益气丸已经用过药力缓慢,效果不显著。患者服用2盒基础药,每次50ml,饭前30分钟服用,一日3次,一共服用基础药5盒,“自汗症”基本痊愈,心慌、气短等症基本环节,身上有劲了,能吃饭了,并且失眠也好多了,一夜能睡6个多小时以上。

   

    四、讨论

    中西医结合以往最大的困惑是如何在临床上结合实践,没有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即没有理论去指导实践。抗感染治疗应有整体观念,使几十年中西医结合的提法,从理论的高度给予了科学的解释,这对今后医学将产生重大意义。

   (1)整体观念中的最大贡献是规范了中医药文化中的某些提法不能为全球医学所接受的医学术语,如中医讲的“正气”,在现代医学中无法得到科学的描述,而整体观念中用抗损伤力来描述,这就规范了医学用语,抗损伤从细胞耐受有害因子刺激的病理学基础上描述是相当恰当和科学的,用抗损伤力规范中医的“正气”既使中医文化理论得到继承,又是在此基础上的创新和提高,达到了医学资源共享。

   (2)损伤修复提法更是对中医文化的去腐生肌用语的完善和提高,损伤修复四个字替换“去腐生肌”,这更是对中医文化的创新,同时为西医文化所接受。

   (3)西医中的免疫力与整体观念中的抗损伤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免疫力是机体的一个系统概念,而抗损伤是机体细胞和由其所构成的组织整体概念。过去几十年中,在临床上人们往往只看到了免疫力的优点,而对免疫反应的损害认识不足,免疫是双刃剑,这应该为医学界所认识。

   (4)基础药的提法是科学的。消除病因特异性用药是必须的,抗损伤和损伤修复的治疗同样是重要的治疗手段。由于国家对药物的评审采用西医标准,大大制约了中医药的发展。中药一般有多种药效,配伍应用更是效果奇特,基础药的提法使临床医学在具体实践中有了标准和规范,如基础药从说明书上只能用于几种病,但实际临床上对多种不同类型的疾病治疗无论是采取协同用药,还是单独用药,均有十分明显的药效,基础用药就科学的解释了目前我国中药发展长期偏用西医药标准去审定中药的不足,使基础药临床应用有了合理平台,这对中医药发展意义重大,同时这也给临床一线工作者提供了用药标准,特异性用药配合基础药的整体观念。

    以上观念由于本人学识和临床应用基础药仅有半年时间,可能有错误之处,希提出批评指正。

2003年9月

 

 

作者简介

    刘国珍,男,60岁,黑龙江省五常市中医院副主任医师、副教授。1970年毕业于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中医系,大学本科。曾任五常市卫校、五常市中医院业务院长,被聘为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副教授。作为专家坐诊20余年,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在省及国家级刊物发表论文数十篇。

文章摘自 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 《1+X首届国际现代医学规则论坛论文集》

0
最新新闻
图片推荐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