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为佳:中医药在普惠医疗中将承担起独特资源的巨大作用

 中医药在普惠医疗中将承担起独特资源的巨大作用

张为佳在“普惠医疗与健康服务”论坛现场答嘉宾及记者问

 

编者按:中医药一直是个开放的,它并不排斥现代的科学,从古代以来她一直在吸纳。虽然现在它在标准化方面有一定难度,但医学走到今天,已经证明了她的科学性。

 

本文根据现场录音整理,以第一人称作答。标题为编者所加。

 

张为佳: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  张为佳

林嘉騋:中国扶贫开发协会执行副会长

许静静:欧美同学会医学分会副会长、健康投资委员会会长

 

许静静:您讲的非常精彩,中医药是我们国家的宝库,几千年里保障了人类的健康,现在大数据发展非常迅速我们已经拥有这个手段,怎么样拥有大数据把过去很多老专家包括医药库等等,通过大数据的技术来推动中医药事业的发展  

 

张为佳:目前我们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这项工作也正在做,刚才提到有个直属单位叫中国中医药科学院,下面有一个信息所,现在正在筹建一个国家的大数据中心中医药专门的大数据中心目前正在筹建当中

在十二五期间也有这样一些方面的实践,我们和一些网络的大公司有一些合作,特别是在老中医的继承方面也做了一些,比如说现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卫生部、中医药局评出两届国医大师,其中部分国医大师对于他们好的经验,特别是临床经验也正在运用大数据,用这样一个好的手段来整理和继承他们的,怎么说呢,过去讲更多的是一个传神的东西,因为中医药大家知道,由于它的辩证施治,它在标准化方面有一定的难度,但是正像许会长讲的这样,由于有了大数据这样一个好的工具,目前对这种由外而内,思外揣内,对于这种黑箱理论,应该说从数据角度来讲是给我们开启了非常好的,应该说也是一把钥匙

 

所以在这儿我想,我们会很好的利用这样一些现代的,因为中医药一直是个开放的,它并不排斥现代的科学,其实从古代也是这样的,一直在吸纳。所以只是由于它的从理论到实践这样一个独特的特点,也是我们去年颁布的或者说正式颁布的《中药法》里面首先强调的就是要符合中药的规律。不失规律的情况下我们也可以很好的利用这样一些现代的理论、现代的技术,来使中医药更好的发扬光大,当然最终是使它有更好的疗效。   

 

听众提问:“十三五”发展纲要里提出来了中医的发展比如健康管理师还有养生这些方面的内容,作为我们护理来讲,其实2011年开始实行了优质服务,整体观、辨证施治这些都有,护士可不可以做健康管理师,尤其中医外治我们可不可以作为主导力量,因为医生确实忙不过来,如果有这样的中医适用技术会更有效,我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其他的框框要求,如何去操作?

 

张为佳:这是提了一个政策性的问题,应该说在《中医药法》颁布之前,这个法也有一些衔接,之前我们更多从医疗大的概念管理上有两部法,一部是《执业医师法》,对于在医疗机构当中从业人员是有明确规定的,也就是要执业医师或者执业助理医师,因为分西医、中医、口腔。西医里主要讲的临床,专业讲临床中医口腔还有中卫,中医里面又分中医药学和民族医,从健康养护角度讲,在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专门印发了《中医药健康服务2015-2020年的发展规划》,这里边对于健康养生保健机构里面从政策上有一些约定,特别是《中医药法》从执业角度有这样一个突破,按照过去《执业医师法》来讲,执业医师取得必须经过考试,这次在法里面有一个突破,具体内容请大家可以到网上看,讲的不准确以法为主。这次有个突破,如果您对中医很有兴趣可以拜一个中医的老师,或者您家里有家传有一技之长,经过省一级的中医管理部门的考核,是成效的一个考核,或者说叫用医疗协会吧,因为可以作为医疗协会对待了。如果是疗效很确切也很安全的情况下,你可以取得医师的资格,但是具体的政策,因为这个法制订出来71号以后才实行,目前这部分内容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正在和卫生计生委等有关部门对于这个法的配套文件正在进行磋商,这是一个从医疗机构的角度。

从目前讲法,直接讲明白的是指的盲人按摩,盲人按摩因为很多人只是取得盲人按摩的证,并没有取得执业医师或执业助力医师的资格,但是从法理他们可以进到医疗机构来服务,这是一个突破。所以,我是借这样一个例子来讲,至于医疗保健养生机构相应的规范目前也正在制订当中,如果说进行的不是完全,从现在没有新的政策之前的医疗行为,那么您可以在工商登记就可以了,比如说一般性的按摩,一般性的体外的非进入体内的这样一些治疗都是可以的。就是说你的健康干预,这方面因为过去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对于一些执业,因为现在国务院新的政策也是“放、管、服”这方面更强调事中、事后的监管,在这方面有些前置性的内容也在进行讨论。作为护理特别是中医护理在这方面也会有很多新的一些政策出台,总体一个概念不是要绕圈子,因为这里面确实涉及到很多,不知道是不是说清楚了,这样一些政策背景,而且这些政策也有一个相互的衔接,但是总的概念,按照《中医法》这样一个大的背景概念,你是执业医师也好,不是执业医师也好,取得资格也好,没有取得资格也好,只要按照相应的环境来做,从治未病当中,从养生角度让人不得病。

 

林嘉騋:听了张书记的讲话很有感触,我也比较相信中医,大家总感觉到在我们国家相信西医的多一点,相信中医的少一点,由于我们这次会比较务实,建议能不能会后搞一份内参给习总书记,我们有些社会组织正在探讨医疗体制改革的问题。引起高层领导的重视,特别希望中央出台一些包括中医药的标准化的问题,要加紧步伐。我们国内一些中医师出国针灸一类的还是很受国外欢迎的,逐步让中医药走向世界,按照“一带一路”的办法走向世界,希望中央进一步出台一些辅助中医药发展的政策,因为中医很多东西个人拔罐之类的,不需要很多穴位,减轻了一些医院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一些老百姓一些小病就跑到北京上海得花多少钱,就近就能够解决是很好的问题。

 

张为佳:其实您讲了好几个问题,我从后往前简单讲几句。比如刚才讲的诊所,这次《中药法》特别就诊所问题有表述,过去诊所需要许可管理,经当地卫生行政部门来批准,现在改为备案管理,相对来讲容易得多。

同时从中医药走向世界,中央国务院负责重视,比如在疾病病名方面专业名词叫ICD,这方面世卫组织,中央政府专门拨付资金给世界卫生组织专门做实业,也就是说中药组织再命名上不仅仅是拼音概念有了命名了,传统组织这方面我们中医药也站在高地上了。

还有您讲到包括中药的管理,这次《中药法》里面专门列有14条非常具体的,同时15年国办也印发了《中药材保护发展规划2015-2020》是12部委批准的文件,里边对中药的发展,特别是对中药的定位作为中医发展的物质基础和国家在物质资源方面的战略资源有个非常好的定位,反正国家总体来讲是非常重视,我们正在逐项落实,您提的非常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