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生可以成为防治慢性病(包括传染病防治)主力军

 来源:普惠医疗与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研讨会

 

以下内容根据吴仲仁专题演讲实录整理,以吴仲仁第一人称发布。

本平台不对演讲人立场和观点负责。

 

导语:在防控慢性病一线服务四十余年的吴仲仁医生,以亲身经历和实践经验,发表了对一线防控慢性病的见解,并提出了防控慢性病的几点可行性建议。

 

嘉宾介绍:

吴仲仁  全国最美乡村医生、河南省驻马店上蔡县郭屯村艾滋病防治所所长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同志们、朋友们:上午好

我是来自河南省上蔡县最基层的乡村医生。从1970年起作为赤脚医生从事农村医疗服务至今46年。由于历史原因,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河南省先后建起204所血站,我县许多人参与了卖单采血浆挣钱以谋取生计,但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曾经卖过单采血浆的许多村民陆续莫名其妙的得了“怪病”,呈严重爆发态势,患者体质急剧下降、迅速消瘦、多有腹泻、发烧等症状,继而并发各种感染,无药可治,短期内大量死亡,一时间人心惶惶、社会动荡。当时有位武汉的教授冒着极大的风险深入疫区,抽血取样检测确认是艾滋病病毒感染后,其发表文章震撼了世界,这就是至今仍然是农业大县的上蔡闻名世界的原因。

2000年我县防疫站对卖血人员进行检测筛查,HIV阳性率高达85%以上,丙肝阳性率超过90%。到2002年一个不足四千人口行政村,曾经有1800多人参与了卖血,因怪病死亡的人数已经多达321人,总感染人数570人,HIV57AIDS513人,这引起了河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省政府立即动用省长筹备基金1800多万元,作为我县艾滋病治疗专项经费,并在发病人数较多的村委成立艾滋病防治所。

但是,当时组建艾防所遇到很大阻力,许多村医并不愿意到艾防所工作,因为,当时人们对艾滋病传播途径的认识存在偏见,同时,许多艾滋病患者将怨气发泄到政府,当然也有可能发泄到艾防所。在这种情况下,上级领导要我组建村艾防所时,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今年我已经72岁了,按道理我早就到了退休年龄,但组织上仍然让我继续负责艾防所工作,这是因为我村从成立艾防所至今的15年里,不仅医患关系非常融洽,也没有一个艾滋病患者向政府提出不合理要求,并多次被省、市、县评为先进单位,我本人也被各级政府授予先进个人,河南省优秀艾防工作者,2013年被评为全国河南省最美乡村医生,全国艾滋病防治先进工作者

2008年是我从事艾防工作感到最困惑无奈的一年,因为我的儿媳妇也因卖单采血浆而染上艾滋病,虽然经过抗病毒药物治疗后病情得到明显控制,但到2008年和其它部分病人一样出现了典型的抗病毒药物治疗失败,到11月体重已经下降到不足40公斤,CD4细胞已经检测不到,病毒载量值超过几十万,同时脂肪丢失,面部溃烂进食困难,靠输液维持生命,县医院认为已无治疗价值,让出院回家,等着准备后事,面对这种情况我却束手无策,而且还要每天到艾防所上班,因为,每天都有几十名艾滋病患者到艾防所进行抗机会性感染和其它疾病的治疗。

当时,省、市、县三级政府都派有驻村工作组到村里进行重点帮扶工作,工作组的领导看到我的心情沮丧,就向我了解情况,我说“我知道儿媳妇是没有救了,但还是希望她能多活些日子,哪怕是再活一两个月,过了年也行”。由于工作组的领导是县药监局的,他告诉我,有个新的医学方法对你儿媳妇的病可能有一定的效果,你可以试一试。虽然儿媳妇的病情已经被医院确认无治疗价值,但是,我一直幻想有奇迹出现,因此,我立即就到北京亲自了解这种新的医学方法是否可以延缓我儿媳妇的生命。

该医学方法研究院的专家告诉我,他们对新医学方法能否治疗艾滋病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从理论上讲应该是可行有效的。因为新的医学方法不仅对各种慢性病有好的效果,而且对感染性疾病也有很好的效果,他们给我看了人民日报2003年刊载并配发编者按的“我们该怎样对抗感染性疾病”的文章。但是他们却对应用新医学方法治疗抗病毒治疗失败的艾滋病患者不进行任何承诺,如果要用他们的医学方法,必须要我写承诺书。当然我理解他们的慎重。为此我向他们写了承诺书,如果我儿媳妇在应用新的医学方法治疗过程中死亡,与他们没有任何责任。于是他们向我介绍如何使用新的医学方法,他们说,新的医学方法实际上很简单,就是抗损伤修复,也就是基础加特异。

回到家后,我就立即给儿媳妇治疗,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儿媳妇三天后就恢复了进食,一周后就增加到常人饭量,不到十天就能够下床生活自理,半个月后自己骑自行车到十几里外的县中医院去拿中药。这在我村引起了轰动,因为我儿媳妇长达半年在县城住院,因无治疗价值而回家等死,当大家看到她骑自行车到县城拿药,都认为我不知用了什么“灵丹妙药”。特别是我村有十多名也像我儿媳妇那样的艾滋病病人,看到我儿媳妇的情况后,都问我能不能也给他们治疗。

于是,我又向新医学方法的研究单位提出,能否对我村十多名抗病毒治疗失败的艾滋病患者也采取同样的方法进行治疗,然而医学研究院的专家,虽然对我儿媳妇的治疗情况表现出吃惊,但他们认为这只是个例,仍然要求我对这些病人做出承诺,为了这十多名艾滋病患者,我再次写了承诺书,为了慎重起见,我也让这些艾滋病人给村艾防所写了承诺书,因此,从20091月我村12名艾滋病患者开始采用基础加特异的新医学方法进行治疗。

12名艾滋病患者已被判定一线抗病毒药物治疗失败,普遍伴发频繁的机会性感染和多种并发症,如有患脑肿瘤的、肝硬化腹水、血小板严重减少的、消化道溃疡的,还有冠心病、高脂血症、糖尿病、胆囊息肉、气管炎等。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绝大部分患者的机会性感染现象逐渐减少,抗病毒药物治疗的副作用所致症状逐渐消失,食欲普遍增加,睡眠质量显著提高,有的患者生活能够自理,慢性病症状也明显好转。肝硬化腹水患者的腹涨现象开始缓解,脑肿瘤患者的头痛开始减轻。三个月后,竟然有患者能到外打工挣钱。于是我将这一情况向县卫生局、艾防办领导进行汇报(因为,政府有文件,对艾滋病患者的治疗只能按照政府制定的方案治疗,否则追究个人责任。我在用新医学方法治疗这些艾滋病患者时,曾经交代不能和任何人讲用新的医学方法治疗,除非我同意,否则就停止对他们的治疗),领导对我的汇报非常重视,立即派人到村里进行实地考察,考察结果让领导震惊。为此,我县卫生局、艾防办向驻马店市卫生局、艾防办正式打了申请报告,请求上级将这一新的医学方法列入针对抗病毒治疗失败的艾滋病患者治疗方案。驻马店市卫生局、艾防办领导接到我县报告后,领导亲自到我村实地考察,认为推广这一新的医学方法对挽救、延缓、提升艾滋病患者的生存和生活质量具有重大的社会意义和价值,并向省卫生厅和艾防办打了报告。但由于历史原因,艾滋病的治疗方案必须经过国家批准,也因此导致了新的医学方法至今不能在艾滋病治疗中被正式推广应用,所以,我村的艾滋病患者至今仍然是通过公益机构的捐赠获得救助性治疗。

更令人惊奇的是,经过2009年半年多的治疗,患肝硬化腹水的患者不仅临床康复,而且能够出外打工挣钱;脑肿瘤患者经CT复查占位性病变消失、临床症状完全消失、能够承担家庭主要家务;胆囊息肉患者经B超检查息肉消失,完全承担家庭家务;血小板严重减少患者不仅血小板数量恢复正常,且常年出外打工挣钱。到2014年大部分艾滋病患者生存期限超过五年。截至目前,当初被医院确诊无治疗价值的12艾滋病患者至今三人仍然健康的生存,他们的儿子也已结婚生子,当了爷爷、奶奶。这件事引起我们临近村的艾滋病人和艾防所的注意,他们不断到我村进行了解,并希望我能够将这个方法介绍给他们,由于目前我国对艾滋病的治疗政策仍然没有改变,因此,目前我县八个村的艾防所也和我们村一样,通过公益机构捐赠形式对抗病毒治疗失败的艾滋病患者进行救助性治疗,也同样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如杨某患者因病情复杂,除在我县医院治疗外,常年多次到省传染病医院和北京的佑安医院进行治疗,均效果不佳,经过新医学方法治疗后,已基本恢复正常,基本不再到医院治疗,效果较好。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朋友,我在最基层医疗机构服务长达46年,其中32年的村医,14年从事艾滋病治疗工作。特别是从2008年我们引进新的医学方法,治疗那些既患有艾滋病又患有多种重症慢性病患者,所收到理想的临床效果,使我内心感慨万分。虽然我们是最基层的乡村医生,诊所里也没有特殊的医疗设备,药物也是国家规定的那么些品种,但能够在公益机构的资助下,不仅使全世界已经无法治疗的抗病毒药物治疗失败的艾滋病患者重新获得生命健康的机会,许多至今全世界那些最权威的医疗机构无法治愈的慢性病也得到了较好的治疗,而且我们八个村的医患关系也非常融洽。应该说目前慢性病对全球社会发展所构成的负面影响、我国医患关系矛盾紧张、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并不是没有解决之道,而是目前的医学理念、医疗服务政策出现了问题。因为我们的经验不是个例,而是经过长时间,数百名艾滋病患者给予了充分的验证。因此借此机会,我代表我们八个村委的34名艾防工作者和乡村医生呼吁:人们应该重新认识目前的医学理念、医疗服务政策是否需要改变,并提出以下建议:

一、改变医学理念、创新医学理论研究是慢性病防控的关键

目前医药科技创新日新月异,但却提不出防控慢性病的医学战略和方法,已经成为医学界的悖论。目前慢性病呈现出快速增长蔓延的趋势,我国慢性病患者已占总人口的20%以上,而且继续呈现快速增长趋势,这个现象很值得深思。我们从08年采取新的医学方法治疗抗病毒药物治疗失败的艾滋病患者,不仅使艾滋病患者的免疫系统得到修复,CD4细胞数量回升,病毒载量值下降,而且患者的许多慢性病也得到了有效的治疗,患者的机会性感染基本消除,各种慢性病的复发率也大大降低说明,新的医学方法不但提高临床疗效,而且通过提高机体的抗损伤修复能力,预防了新的疾病的发生。更关键的是,新的医学方法并没有高、精、尖药物,只是改变了疾病治疗的思路,将提高机体抗损伤修复作为基础治疗,不仅收到了良好效果,而且治疗成本低。因此,在慢性病防控上,改变医学理念是核心,创新医学理论研究是慢性病防控的关键。

二、国家应该将创新医学理念和方法推广提升到慢性病防控的战略高度

虽然,我省的各级政府非常重视艾滋病的防治工作,但是由于国家没有从政策层面将创新医学理念和方法推广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面对抗病毒药物治疗失败的艾滋病患者只是采取换代抗病毒药物治疗,不仅风险大,治疗费用增加,而且仍然面临抗病毒药物治疗再次失败的风险。因此,到目前为止,全国仅我县八个村的艾滋病患者,在公益机构的资助下,享受到新医学方法治疗的益处。特别是,我国虽然早在1998年就提出了慢性病防治战略的六个转变,其中将从专家行为到政府行为的转变列到首位,联合国2011年也召开特别大会提出会议通过关于预防和控制慢性病的政治宣言,要求各国政府要承担首要责任和起到首要作用,社会所有部门都必须努力,但是慢性病防控至今收效甚微。究其原因,政府没有将鼓励创新医学理念和方法的推广提到战略高度。因为,慢性病是实实在在的疾病,无论是预防还是治疗,医学理念和医疗方法是核心、是关键。如果医学理念创新、方法创新得不到政策支持,慢性病防控将难以真正从根本上得到突破。

三、加强新医学理念和方法的教育培训,是防控慢性病的重要战略措施

事实上,目前我国各级政府也非常重视对基层医疗人员的培训,也提升了基层医疗工作者的水平,但对慢性病的防控收效不大。究其原因,目前的教育培训是头痛医头的技术性培训,而不是创新医学理念和方法的教育培训。从我们八个村34名艾防所的医务工作者接受新医学理念和方法的培训看,如果从改变医学理念角度进行新医学理念、理论和方法的教育培训,应该是事半功倍。因为,我们八个村的医务人员绝大部分是村医,大多没有接受过高等医学教育,但是经过短短的新医学理念、理论和方法培训,我们却能够基本上掌握新医学方法治疗疾病的要领。这是因为,新的医学理念就是通过提高机体抗损伤修复能力,来抵御疾病的侵袭和修复疾病造成的损伤,同时增加消除疾病病因的特异性治疗手段,这就是中医的“扶正祛邪”,简单易懂。显然改变目前对基层医疗人员的教育培训思路,也是慢性病防控的重要战略措施。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朋友们,慢性病虽然对全球社会发展构成负面影响,但是慢性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不能改变目前的医学理念和政策。虽然我们的实践经验虽然不能代表慢性病的防控全部,但八年的临床实践证明,慢性病不等于疑难病,只要改变医学理念、创新医学理论和方法,即使是基层乡村医生也完全能够成为慢性病防控的主力军。

最后谢谢大家,如有谬误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0